千年运河焕新生 | 水济国宁 襟带四方

2019年09月03日11:16  来源:中国水运报  作者:杨柳 樊雪菲

“闭则为锁钥,启则为通关”。京杭运河中段的济宁,处于运河最高点,有着运河“水脊”的别称,正是因为济宁位置的特殊性和重要性,元明清三代的济宁,朝廷关注,重臣驻节,万军镇守,成为无可争辩的“中国运河之都”。步入新时代,济宁勇担当,对标徐州,跑出了“济宁加速度”。

8月28日,“千年运河焕新生”主题采访记者团来到济宁,聆听着要塞济宁的沧桑故事。

主题采访团在大运河博物馆合影留念 摄/王登峰

辉煌 巧夺天工勇治水

“济宁通则运河兴,济宁堵则运河停”。如果将京杭运河比作一条主动脉,那么济宁南旺这个位置经常让主动脉忍受“栓塞”之苦。

济宁地势比南旺低,要往南旺方向分水济运是要水往高处流。因此,会通河(明朝会通河段包括元代会通河和济州河两段)“常患浅涩”,过往船舶经常搁浅、堵塞,元朝会通河的效率非常低下,漕运粮食每年仅数十万石却束手无策。

1411年,明代派工部尚书宋礼重新开通会通河,采用白英建议,围绕“引”“蓄”“分”“排”四大环节,创建南旺枢纽工程,实现了京杭大运河全线长年通航,解决了元朝时一直没有解决的问题。

治运,水是关键。先天条件不足,后天如何补足是重中之重?在难以进行地质勘测的时代,南望枢纽工程通过截水大汶河、开挖小汶河、汇聚泉水的方式,引百水汇于南望。流水潺潺,船行至济宁不再搁浅难行。

“引来水后,就要说到南旺枢纽工程最精彩、最关键的地方,汶河与运河交汇处的河底筑鱼嘴形石拨。”原《山东运河航运史》编辑部副主任焦振炜介绍,改变石拨的形状、方向和位置就可以调节汶水进入运河南北的分流比例,保证‘水脊’南北水位平衡,‘三分朝天子,七分下江南’的说法就是因此而来。

引百水破缺水难题,无水可引时怎么办?建水柜储水是南望枢纽工程给出的答案。在南旺引水渠与京杭运河交汇处,挖建马踏湖、蜀山湖、南旺湖三个水柜,河穿湖过,丰水期储水,枯水时放水,南旺分水枢纽工程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纬度,解决了会通的通水难题,确保漕船顺利经过水脊,实现京城物资供应,保证了京杭大运河500年的畅通无阻。

“南旺分水枢纽工程保障了整个大运河的畅通,间接带动了济宁经济文化的繁荣。它成就了古运河的辉煌,也确立了济宁在大运河历史上的地位。”原《山东运河航运史》编辑部副主任焦振炜告诉记者,南旺分水枢纽工程是为了解决大运河爬坡过水脊难题而建设的综合性水利工程,其科技含量和工程技术的先进性不输都江堰,在中国水利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

位于济宁市南阳古镇的古运河河道 摄/王登峰

担当 奋发作为焕新机

2017年,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就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作出重要批示,强调要统筹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大运河,为大运河的建设进一步指明了前进方向。

思路一明天地宽。2019年2月,中办、国办出台《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规划纲要》,对大运河的未来发展做出具体安排部署。济宁市委、市政府结合国家、省重点发展战略,相继实施包括交通运输、港口航道等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工程。

如今,乘船顺流而上,京杭运河济宁段河面上,不时可以见到如火车车厢般排列的船队迎面驶来。作为“活着的文化遗产”,济宁内河运力在京杭运河沿线12个港城中居第1位,在今天仍然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沿着运河,船队可以直达长三角地区,一条三级航道大宗货物运能与一条四车道高速公路或者一条标准铁路相当,其综合成本约为公路的1/7、铁路的1/3,每吨公里能耗约为公路的1/10、铁路的1/2。”济宁市森达美港口负责人张宪印给记者算了笔账。

自2015年《济宁港总体规划》重新修订以来,济宁“港产城”一体化蓬勃发展,形成了干支成网、连线成面的航道网络布局,大批港航配套设施建成投产,进一步提升了济宁港的综合竞争力。

目前,济宁全市航道通航里程已达1100多公里,运力714多万载重吨,规划实施了山东京杭铁水联运物流中心、梁山铁水联运物流园区等项目,初步构建了内河水运—铁路—公路多式联运体系,港口吞吐能力达6400多万吨,港航业生产总值约占全市GDP的4.5%,内河水运已成为济宁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支撑。

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在森达美港,记者见识到运河经济效益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济宁运河的勃勃生机。

“好!非常好!我们公司每条船上都设有污水处理装置,基本上做到垃圾污水都不入水,全部都上岸回收了。看着运河越来越美,我们心里也开心!”森达美港,来自济宁昌源航运公司的船东马玉军高兴地对记者说。

在森达美港口,不仅堆场、皮带传输机、装船机都配有喷淋设施,大大降低了煤炭卸车、堆存和装船过程中产生的粉尘,港区内还设有雨水、污水、油水处理系统,做到了水的循环利用和零排放。

在港口工作人员手机上,记者还看到了一个名为“船舶垃圾收集管理”的系统,在“垃圾收集”栏中,船舶信息、垃圾收集情况一目了然。该系统正是济宁市港口污染防治闭环监管系统的重要一环。

济宁市港航事业发展中心设计室主任陈梅介绍,港口污染防治闭环监管系统集成了监督指挥中心、业务协同、无线受理、领导移动督办、港口移动处置、船舶污染物接收等子系统,以事件类型定义系统展现图层。针对港口、船舶、航道工程业务类型选择,展现各自事件信息,有利于进一步完善监管流程、细化工作标准,逐步实现全覆盖、精细化、闭环式、实时动态监管。

拳拳之心,时光不负。生态济宁、经济运河的招牌正在日益响亮……

几艘工程机械船舶正在运河河道上进行清理整治工作 摄/王登峰

奔跑 咬定目标勤追梦

主航道等级不能适应船舶大型化发展需要、船闸通过能力不足、船舶“回头货”少……尽管发展迅速,京杭运河济宁段面临的挑战依旧不小,济宁港航人奔跑奋进的追梦脚步,也从未停止。

“知不足而后进,以济宁为先行兵,山东内河航运要跑出济宁段加速度、跑出京杭运河山东段的加速度。”济宁市交通运输局副调研员彭佐军介绍。

2018年,济宁市委、市政府结合国家、省重点发展战略,做出了“一核引领、两环支撑、三带协同、四城驱动”的工作布局,明确济宁大运河文化经济带的建设任务,目前,一批重点工程项目正在如火如荼地推进——

为解决主航道等级不足的问题,提速推进京杭运河济宁至台儿庄段航道升级改造工程(“三改二”工程),济宁段已全线开工建设,建成后,沟河口至韩庄船闸共140.4公里航道的等级将为Ⅱ级。

为解决船闸通过能力不足的问题,启动京杭运河微山南至峄城段复线船闸工程,其中,韩庄复线船闸闸室主体、上下闸首混凝土浇筑完成,其他附属工程正在推进。

与南方水运产业已形成前方是码头、后方是工厂的良性循环链条相比,山东运河济宁段却面临着船满载煤炭而出、空载而回的局面。为了解决该问题,济宁市搭建融资平台,大力培育龙头企业,港航工程处改制转企业,联大联外联强,组建济宁港航发展集团。同时,鼓励重点航运企业优化结构,加快由纯煤炭运输向多元化经营方式转变。

此外,山东小清河复航项目也于今年4月完成招标,项目全长169公里,总投资136亿元,途径山东济南、淄博、滨州、东营、潍坊等5市,计划年底前开工,三年建成。全面复航后,小清河将成为山东省第一条海河直达、贯穿全省中部工业走廊的内河水运大通道,山东将实现海河联运。

“我们正努力把内河航运发展成带动沿河产业带兴起的‘黄金水道’”,山东省交通运输厅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磊告诉记者,“下一步,山东省将充分发挥内河水运通江达海的纽带和辐射带动作用,构建以京杭运河、小清河、黄河、徒骇河航道“一纵三横”为主骨架,以济宁港为核心,枣庄、菏泽、泰安港为辅助, 其他一般港口为补充的航运体系;重点实施京杭运河、伊家河航道升级改造、小清河复航、新万福河通航、大清河航道工程等项目,推进济宁港、枣庄港、泰安港、菏泽港等内河港口和集疏运体系建设。”

转首港航新气象,重整行装再出发。乘着新时代的东风,迎接济宁运河的必将是一个明媚的春天。

五星红旗在大运河山东段的船舶上迎风招展,寓意着山东水运事业定会再创辉煌,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摄/王登峰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