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富豪父子“股权争夺战”:从住窑洞到家产数亿,八旬父亲为拿回股权起诉长子

2024年03月28日22:15  来源:红星新闻

白手起家带着家人打拼数十年,82岁的韦全从开拖拉机跑运输起步,一路从小山村闯进大城市,创办了一个市值至少数亿元的园区。

他曾是河南洛阳一个家族企业掌舵者,但在2021年突发脑梗后,家庭关系悄然转变。随后,他的股权变更至长子韦城名下,和睦的儿女也因股权发生冲突……

为拿回股权,他将长子告上法庭。3月13日,这起股权转让纠纷案开庭审理。庭审中,韦全一方称,股权被转走,是韦城等人串通代办人员欺骗他签字所致。但韦城一方予以否认,称股权转让是韦全真实意思表示。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法庭将先组织双方调解,如调解无果将择日宣判。在采访中,韦全的多名子女均认为,“利益”是这场家族恩怨的主因。

白手起家:

从开拖拉机起步

带家人“闯”进城市

洛阳市偃师区的一个小山村,是韦全老家。婚后,因家里小他一度带妻子住进窑洞,生育6个儿女。但排行老四的儿子过早离世。

▲82岁的韦全

为养家糊口,韦全开拖拉机搞运输,家境逐渐改善。韦洋是小女儿,也是兄妹中最小的,她和大姐韦红后来分别上了中专、大学。她记得,她5岁那年一家人搬出了窑洞。

二女儿韦莉在家排行老五,她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父亲韦全44岁创业,第一家企业冶金粉末厂因收益差不到两年关停。1987年,父亲创办第二家企业耐火材料厂。那时,大哥、二哥和她跟随父亲打拼,大哥韦城负责生产,二哥韦勋跑销售,她先是“打杂”,后跟着父亲跑货场。厂子买了车,她又当起司机。“(那时)亲情很自然,兄妹间也很好,妹妹们依赖哥哥,哥哥们护着妹妹。”韦莉感慨地说。

偃师于1993年撤县设市,2021年撤市设区。多年打拼后,韦全曾当选偃师市政协委员。《政协偃师市第七届委员风采》中关于他的介绍显示,他的厂在1994年至2010年间累计纳税7000余万元,先后获得纳税状元等荣誉称号。他还出资修路、建校。

创业的那段日子,一家人互相帮衬,生活和睦。

韦莉和韦洋后来去了偃师城区的单位上班,两人还称因此照顾了两哥哥到县城上学的孩子,帮哥哥们在城区各选了房。在韦洋看来,那段时光很幸福。

天眼查信息显示,2004年,韦全的冶金耐火有限公司办理了营业执照。该公司存续至今,韦全持股51%,长子韦城和次子韦勋各持股24.5%。2009年5月,公司法定代表人由韦全变更为韦城。

发家后,韦全还在偃师城区买地建了个宾馆,韦红曾在该宾馆上班,后来租给他人。

转战洛阳:

创办科技园区

如今市值至少数亿元

2006年,韦全到洛阳买了一块地,创办第三家公司,现为洛阳某信息科技园有限公司。

同年,韦洋离开单位,随父亲一起打拼,后来负责物业。6年后,韦莉也追随父亲,后成为招商经理。

天眼查显示,2013年5月投资人变更前,韦全和妻子刘某在这家公司分别持股50%、17%,韦城、韦勋分别持股13%和10%,另一李姓股东持股10%。2013年,两次变更后,李姓股东退出,刘某持股增至30%,韦城、韦勋各持股26.66%,韦全持股16.66%。

韦莉说,此前两个哥哥都在老家的公司,分别是管生产和销售的厂长。2016年,老家的公司效益缩减,大哥也来到洛阳,父亲任命他为总经理。

多年发展,韦家财富快速上升。公开信息显示,韦全创办的洛阳某科技园是以信息通信、服务外包、大数据等产业为龙头的科技园区,占地120亩,总投资6亿元。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在该科技园看到,园区入驻多家名车4S店。韦莉及公司原财务总监张某表示,园区现有楼栋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市值超10亿元。

突发变故:

患脑梗后股权转让长子

他称遭儿欺骗

然而,在一场突发变故后,一家人和睦的关系悄然变化。

2021年7月,韦全夫妇到成都、重庆旅游。7月14日,韦全突感不适。次日,一行人返回洛阳,家人将他送至医院。“诊断为脑梗。”韦莉回忆,父亲当时精神尚可,但右脚没力,右手举不起。

韦莉和妹妹都提及的一份2021年12月13日的委托书显示,当天,公司股东开会同意,在老董事长韦全生病康复期间,由韦勋担任其职务,负责科技园一切事务。委托书还有一句“注明:董事长康复后将管理权交回董事长”。

韦莉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自此二哥韦勋在科技园有了正式任职。她认为,家人关系转折点是在父母股权被转走后。

天眼查信息显示,2022年1月20日,韦家的科技园投资人和法定代表人变更,刘某和韦全退出股东。变更后,韦城、韦勋分别持股43.3333%和56.6667%。

韦洋称,她不清楚父母股权如何被转走的,只知道转让前,母亲是公司法定代表人,因年龄大了,父母同意将法定代表人转让给孙子。韦全则表示,他同意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但股权转让是儿子使用了欺骗手段。

韦莉提供相关材料显示,父母各自的股份分别以1000元价格,转让给了大哥、二哥。她称,自己曾提出将父亲名下16%的股份,给她和妹妹各8%就行,二哥答应找大哥商量,但此后多次沟通无果,兄妹矛盾越来越大。2022年11月,她以父亲名义将大哥起诉至法院,要求撤销股权转让。

然而,开庭前韦全撤诉。

韦莉提供的警方材料显示,兄妹间还因一些琐事发生冲突,韦勋和韦洋被罚款,韦莉被行拘了10天。对此,韦莉难以接受,称她是为救妹妹而砸坏二哥韦勋车窗。

兄妹还多次闹上法庭。韦莉称,因哥哥掌控的公司2022年底发公告称她“情绪波动较大,行为造成公司口碑下滑等”,并以此暂停其招商部经理工作,她提起名誉权诉讼,获一审法院支持。她还表示,因管理园区酒店,公司起诉她返还占用房屋并付租金。一审败诉后,她提起上诉,二审暂未宣判。

“小时候那么亲的兄妹,怎会走到今天这样?”韦莉有些想不通。

对簿公堂:

为拿回股权起诉长子

长子否认存在欺骗行为

如今,为拿回公司股权,韦全再次将长子韦城告上法庭,此案于3月13日开庭,他并未出庭。

庭审中,韦全一方诉称,2022年1月17日,大儿子、二儿子等人与代办人员串通,欺骗韦全夫妇,谎称仅办理科技园法人变更手续,合谋将股份转让协议混入法人变更协议中,哄骗韦全签字。2022年11月韦全起诉后,在韦城及部分家人威胁的情况下,出于个人安全、家庭和睦等因素考虑撤诉。撤诉后,韦城依旧不履行赡养义务,对韦全进行言语攻击、虐待,导致韦全在2023年7月再次发病住院。为此,韦全诉请法院判令撤销股权转让协议,向他返还16%公司股权。

对此,韦城一方答辩称,韦全的撤销权诉求已超法律规定时间,撤诉是韦全真实意愿,不存在威逼之说。他们认为法院应予驳回。同时,韦城方面对韦全诉状中的多个事实予以否认,称韦全作出股权转让行为是自己的真实意思表示,并不存在欺骗和串通行为,办理手续合法,也不存在韦城不赡养老人的情况。

对于股权以1000元价格转让是否显失公平、是否还有撤销权时效等,双方各执己见。

韦洋提供视频出庭作证称,韦城在2023年6月30日晚逼父亲签字,并推搡父亲,导致父亲脑梗复发。对此,韦城予以否认,其代理律师称视频中也无推搡等情况。

庭审结束后,法院在征求双方意见后表示,将另行组织调解,如调解无果择日宣判。

恩怨背后:

一家人从和睦到反目

子女称是因为利益

3月14日,面对红星新闻记者,韦城回忆了创业历程。他坦言,创业初期一家人关系和睦。但他表示,2006年父亲到洛阳买地,资金大部分来自老家公司,其中也有他和弟弟的贡献。

谈及两妹妹被公司“开除”,韦城称,韦莉经营酒店不交承包费,韦洋负责物业赚了钱不上交,兄妹间为此发生冲突,多次报警。他曾提出按8%股份给两妹妹终身分红,但两妹妹坚持要8%股权,双方都没让步。

在韦城看来,“利益”是家族矛盾主因,“有人在利益面前会取舍,会让点步。有亲情在,不要去法庭,一上法庭亲情哪里去了?”

“我觉得还是金钱惹的祸。”韦红也认为是因为利益,她说,二哥打过她,见面不理她,她依然喊他“哥”。“恨也没用,他是我亲哥哥。”她支持父亲起诉,“如果他背着股份,没人敢侮辱他,有点人格尊严。”

韦洋则表示,兄妹都是既得利益者,引发矛盾的原因是“钱”。她说,他们都应想想如何孝顺爸妈。“父母有尊严,我们才会心安,才更有尊严。”

对于这场纷争,红星新闻记者曾致电韦全次子韦勋,但他表示不接受电话采访。随后,记者多次联系他见面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82岁的韦全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若要回股权,谁对他好,对公司也有效益,他就把股权给谁。看到曾经和睦的家庭走到今天,他说:“我想不到,我对他们都不错。”

红星新闻记者 王明平 姚永忠(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题图来源:上观题图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