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鹅”戚冰雪:我也曾是一只丑小鸭

2024年02月11日11:33  来源:上观新闻

从丑小鸭到白天鹅,从群舞到首席舞者。

除夕夜,27岁的上海芭蕾舞团首席舞者戚冰雪登上央视春晚,作为领舞参演舞蹈节目《鹅鹅鹅》。

《鹅鹅鹅》讲述了一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的故事。扮演“白天鹅”的戚冰雪身穿洁白的tutu裙,头戴白色头饰,用轻盈飘逸的舞姿牢牢吸引着观众的视线。

而《天鹅湖》这部经典芭蕾舞剧,也见证了戚冰雪从丑小鸭到白天鹅、从热爱舞蹈的小女孩到首席舞者的蜕变。聚光灯下无可挑剔的肢体表达背后,是排练厅里日复一日的汗水与坚持。

春晚节目《鹅鹅鹅》

戚冰雪出生在海南。五岁那年,姑姑送的一条tutu裙让她与芭蕾第一次邂逅。父母为她报了舞蹈班,她看着教室里一个个漂亮的“小天鹅”,心动了。

但当时的戚冰雪还不知道,美丽的背后,是残酷的代价。第一次穿足尖鞋,她就感受到钻心的疼痛,但这疼痛并未吓退她。

戚冰雪的芭蕾舞启蒙老师杨满菊直到现在还记得,哪怕海口台风肆虐,小小的戚冰雪也会风雨无阻地从家里赶过来上课。“全班就来了她一个孩子,全身都被雨打湿透了。”

2007年,11岁的戚冰雪只身从海口来到上海戏剧学院附属舞蹈学校,走上专业道路。在身体条件“百里挑一”的同学们当中,戚冰雪并不算出众。

“没有长胳膊、大长腿,腰身比例也不占优,只有脚背还可以,‘开、绷、直、立’就占了一个‘绷’。如果不是当年舞校扩招,我很可能与上海、与芭蕾擦肩而过。”

春晚节目《鹅鹅鹅》

在舞校的7年,戚冰雪始终不太自信。“教室里,我永远是站在最边上的那个,像只丑小鸭,很不起眼。”但她心里总在暗暗较劲,从早功到晚自习,她从不懈怠,晚上回到宿舍,还会反复看手机里存的视频,直到把每一个动作琢磨透。

努力终究有了回报。2014年,戚冰雪考入上海芭蕾舞团,第二年,她就在第三届北京国际芭蕾舞比赛中拿到女子青年组第一名。

当时,上海芭蕾舞团原创舞剧《长恨歌》开演在即,原定的女主角却突发急症。谁来救场?正在参加芭蕾舞比赛的戚冰雪被紧急召回,饰演“杨贵妃”一角。

18岁的戚冰雪,当时“有点懵”:“从来没想过会轮到我,那时候距离首演还有不到两个礼拜,时间紧急,回到上海当天,我换上衣服就进了排练厅。”

芭蕾舞剧《长恨歌》剧照  上海芭蕾舞团提供

她身上有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虽是替补登场,对角色的诠释也难免有些稚嫩,却表现出一种难得的沉稳与细腻。

凭借这次救场,戚冰雪赢得了越来越多挑大梁的机会。从《哈姆雷特》《葛蓓莉亚》《简·爱》到《天鹅湖》《茶花女》《剧院魅影》,她迄今在16部舞剧中担任女主角,一步步实现了从群演到上海芭蕾舞团首席主要演员的跨越。

每到演出开场前最忙乱紧张的时刻,总能在侧幕黑暗的角落里找到戚冰雪。个性安静内敛的她,总是独自一人整理着舞鞋,用棉花裹住伤痕累累的脚尖,沉下心来安安静静“默戏”,等待在聚光灯下的绽放。

演出前的侧幕,戚冰雪在黑暗中穿足尖鞋 董天晔 摄

如今,央视春晚的舞台让更多观众认识了戚冰雪,认识了上海芭蕾舞团。她说:“能在春晚的舞台上展现海派芭蕾的美,我们都感到荣幸和荣耀。希望可以在春晚的舞台上,用这个节目鼓励更多人,相信自己,坚持梦想。有一天,丑小鸭终究会蜕变成白天鹅。”

上观新闻:央视春晚是一个竞争激烈的舞台,上海芭蕾舞团的29只“天鹅”,靠什么走到了最后?

戚冰雪:直到进了央视一号演播厅才直观地感受到,要登上春晚的舞台,太不容易了,竞争太激烈了。我记得第一轮彩排之后,我们就收到一长串修改意见,感到无形的压力和紧迫感,心里不确定,我们究竟能不能走到最后。随后每一轮排练,都有新的要求。我们只能全力以赴去适应和调整。

小时候,只要回家过年,一家人肯定会在一起看春晚。我最感兴趣的当然是舞蹈节目。我会提前查好节目单,守在电视机前。这一次,自己登上春晚的舞台,最开心的事就是,家人可以在电视机前看到我,那种感觉会很不一样。

春晚节目《鹅鹅鹅》

上观新闻:在春晚舞台跳“白天鹅”,跟在剧场演《天鹅湖》有什么不一样?

戚冰雪:习惯了在剧场演出,舞台、观众席、侧幕熟悉的环境,会给我们一种天然的安全感。换到春晚舞台,我们必须克服一个个挑战。

首先,我们必须克服恐惧。春晚舞台上,我们要在一块块LED屏组成的舞台上穿着足尖鞋起舞,也没有专业的地胶,存在一定风险。舞台上还有升降台,要克服内心对高度的恐惧。

另一个挑战则是表情管理。以往在剧场表演,离观众比较远,面部表情不那么重要。但在春晚舞台,放大镜一般的摄像机,捕捉了演员每一个微表情。

其实平时我们跳《天鹅湖》二、四幕,是不带太多表情的,“白天鹅”也是一个悲伤而纯洁的角色。但在春晚舞台,导演组希望我们能传递阳光、温暖的情绪,这一下子就难倒我了。一开始很难调整,但跟小朋友们一起合排后,慢慢找到了状态。

上海芭蕾舞团经典版《天鹅湖》 上海芭蕾舞团提供

上观新闻:都说《天鹅湖》是芭蕾女演员的试金石,剧中你一人要分饰黑白天鹅两个角色,各有什么难点?在演绎《天鹅湖》的过程中,你经历了哪些成长和蜕变?

戚冰雪:《天鹅湖》大概是我进入上海芭蕾舞团后,跳过场次最多的一个剧目,但即使到现在,每一场演出,依然挑战着我。

黑天鹅和白天鹅两个角色,无论是个性还是动作质感都非常不一样,要在同一部舞剧,一个半小时里,演出两个完全不一样的角色,的确很难。

在第三幕,黑天鹅要一口气做32个被称作“挥鞭转”的单足立地旋转,这是一大看点也是挑战。观众可能更喜欢黑天鹅的张力,但我觉得,白天鹅的细腻其实更难把控。

演绎《天鹅湖》的过程,我能感到自己无论从技术还是表现力上,都成长得非常快。但时至今日,跳了那么多场,我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去完善。所以我觉得,这部剧对我来说,也是丑小鸭变天鹅的过程。

戚冰雪演绎“黑天鹅” 上海芭蕾舞团提供

上观新闻:进入上海芭蕾舞团以来,你在16部芭蕾舞剧中担任过主演,挑战最大的是哪部作品?

戚冰雪:其实每部戏都充满挑战。我觉得每次最大的挑战不是体力和技巧,而是如何塑造好一个令观众信服的角色。你必须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琢磨,去入戏,让这个角色长在你的身上。

我觉得自己能走到今天,最重要的是保持对芭蕾的热爱和对艺术的追求。如果不热爱,你就不会持之以恒地去钻研,去进步。

戚冰雪演绎《剧院魅影》 董天晔 摄

上观新闻:去年10月,你升任上海芭蕾舞团首席主要演员。站在职业生涯的新起点,你有什么打算?

戚冰雪:说实话,这个问题我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好好去想。因为每天的日程总是排得很满,排练、演出、创排新剧目,没有丝毫空隙,一直在跟着团里的计划往前走。

但首席舞者的身份,给了我很大的动力,明白自己的肩上有了更多的责任。在业务上还要再精益求精,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完美,只有更好,我还要继续打磨和修炼自己。希望能踏踏实实地跳好每一个作品,完成每一个角色,把上海芭蕾舞团的招牌立住。

戚冰雪演绎《茶花女》 董天晔 摄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