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诗歌《织》

    诗歌《织》

    最动人的是渔姑纤巧的手指不绣鸳鸯戏水不做流霞滴翠的嫁衣只织如云的渔网在皎月辉映的渔村里织进夏的热情织进花香鸟语织进缕缕缱绻的情思织朝辉之倩影织暮色之欣喜织一支渔歌荡出湖面动人的涟漪织啊,渔姑的纤巧手指下“日出斗金”的微山湖那样令人痴迷……
    ​张建鲁
    2019-03-25
  • 诗歌《微山湖放鹰人》

    诗歌《微山湖放鹰人》

    船轻, 水清; 船头, 鱼鹰。 家住, 微山湖; 相伴, 鱼鹰为生。 放开了, 才能捕到; 鲜活的—— 好年景。
    ​张建鲁
    2019-03-24
  • 诗歌《老屋》

    诗歌《老屋》

    站在老屋前, 我不敢推开门, 怕惊了织网的蜘蛛, 正在捕捉 寂寞和孤独。 足下磨凹的石阶, 与石缝里长出的野草, 正在阳光下还旧……
    ​张建鲁
    2019-03-23
  • 诗歌《石碾》

    诗歌《石碾》

    居村的当中有一盘石碾碾盘上长满的苔藓象老人脸上的锈斑春夏秋冬无人光顾风雨中独在那儿孤孤单单男女老少匆匆从它身旁而过嘻语笑言常常引起它心酸它追忆着昔日显赫的当年那是什么光景啊全村人的生活围着自己旋转今天,乡亲们的生活再也不需要它但作为祖先发明...
    ​张建鲁
    2019-03-22
  • 诗歌《我真想》

    诗歌《我真想》

    我真想, 给母亲竖块石碑。 巨大的石头, 被日月风化, 会成为您的累赘。
    ​张建鲁
    2019-03-21
  • 诗歌《家史》

    诗歌《家史》

    被父亲倔强地铸成大刀,大刀拼卷了刃,才拼走魔鬼、东洋人……父亲把大刀传给了我,大刀的亮光把我照晕,我把大刀锻打成铁锤,想砸碎“四旧”,结果砸伤了自己的腿。
    张建鲁
    2019-03-20
  • 诗歌《怀念》

    诗歌《怀念》

    生我养我的乡村啊,郭家楼它如一丛野花开在土丘野花思恋偷它芳香的孩子怀念它奉献给我有芳香飘悠的温柔我怀念父辈讲述的一个古老的故事一群逃荒人,在茅草丛生的土丘手拉着手开始了抗争命运的生活搏斗……是富家的庄园,紧压在他们心头使他们活得非常沉重于是...
    张建鲁
    2019-03-19
  • 散文《延年益寿野菊花》

    散文《延年益寿野菊花》

    退伍第二年的初秋季节,有一次,我和妻子一块去县城,大街旁看到有人推销菊花茶,还口口声声强调是绝对野生菊花,并罗列了许多喝这种野生菊花茶的好处。妻子悄声对我说:“咱不用买,咱村东河坡上这种野菊花遍地都是……”
    张建鲁
    2019-03-14
  • 散文《苦口良药的苦楝茶》

    散文《苦口良药的苦楝茶》

    ​我至今清晰记得,孩提时代,家里生活条件差,也许是吃不干不净或生吃食物的原因,也许是肚里有蛔虫,我经常肚子疼。每当此时,母亲就给我轻轻的揉肚子或用毛巾包上炒热的大盐粒给我焐肚子;父亲就让我吃“螺丝糖”等打虫药。
    张建鲁
    2019-03-13
  • 散文《雨》

    散文《雨》

    要是下雨时,你能去我老家的话,你会听到庄稼生长的声音,你会听到小树同雨滴交谈的声音,你会听到雨滴亲吻土地的声音,你会听到农民用心数雨滴——不,是数珍珠的声音……2001年08月20日深夜写 2001年09月04日深夜改
    张建鲁
    2019-03-12
  • 散文《回家》

    散文《回家》

    当妈妈用她瘦弱的肩膀背着柴禾,牵着我的手回家的时候,同我捉迷藏的月亮和星星也都不约而同从云彩里钻出来了。
    张建鲁
    2019-03-11
  • 散文《久远的往事》

    散文《久远的往事》

    往事悠悠,往事难忘。 记得我们全家从城里下放到紧傍杨家河的乡村里,那就是我们祖辈生活的老家。下放到老家以后,家里的生活非常拮据,经常缺米少盐。
    张建鲁
    2019-03-10
  • 散文《枣树的故事》

    散文《枣树的故事》

    久不回乡,回乡父亲突然用有些沙哑伤感的声音对我说:“你知道吗?你三大爷去世了!”我听后鼻子酸酸的,一股由衷的痛涌上心头……
    张建鲁
    2019-03-08
  • 散文《悼妈妈》

    散文《悼妈妈》

    寻遍儿子的行囊,没有你喜爱的一点礼物;寻遍小树的枝桠间,没有一个成熟的果子奉献给您。您爱小草,你说:小草爱故土的感情炽烈而细腻。哦,妈妈,我知道你不喜欢儿子流泪,就原谅我把积蓄的泪水洒向小草吧,我的满腹珠玑的语言,已融进晶莹的泪里……
    张建鲁
    2019-03-08
  • 散文《我的老照片》

    散文《我的老照片》

    随着时代的巨变,老家的老屋和老枣树早就没有了,村子里已铺上了水泥路,两旁种上了好看的花草,老家里也很难再找到枣树了,原本长枣树的地方,都长出了五颜六色幢幢小楼。
    张建鲁
    2019-03-08
  • 散文《树痴》

    散文《树痴》

    要追述父亲喜爱梧桐树的真正原因,还得从人民的好书记焦裕禄谈起。焦裕禄同梧桐树一起,在河南兰考县防沙固林,改变了兰考人民的贫穷面貌。父亲爱梧桐树,也可能是他这个老八路、老党员,同焦裕禄脉胳相连,心灵相通的缘故吧!
    张建鲁
    2019-03-08
  • 散文《姥娘的眼泪》

    散文《姥娘的眼泪》

    北方把外婆习惯地叫姥娘。 小时候,能跟妈妈去姥娘家,是一件非常幸福快乐的事。 姥娘的家住在滕州城南,一个叫南古石的小山村里,小山村傍山而建,山上蜿蜒弯曲而下的一条小溪,象一条玉带从姥娘家门前飘过。我住在姥娘家,清凌凌的小溪水,没少给我带来欢乐……
    ​张建鲁
    2019-03-08
Copyright © 2009- jnnews.tv All Rights Reserved
济宁广播电视台. 济宁新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