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虹访谈 | 舒平:此生要完成(上)

2020年09月21日16:21  来源:济宁新闻客户端

9年前,复旦大学抗癌女博士于娟不幸辞世,在留下一部《此生未完成》遗著的同时,还留下了一个怎样心心念念的梦想呢?

2011年秋天,56岁的于妈妈舒平只身一人来到了曲阜九仙山。一位柔弱的老人,能够兑现对女儿的承诺吗?

第一年种树,40万株楷树苗成活率不到三成,巨大心血付之东流,种树怎么这么难?

九个春夏秋冬的轮回,绿化荒山两万亩,种植楷树千万棵,又是多少心血与汗水的浇灌?

今天的《闫虹访谈》,

为您讲述曲阜挪威森林创始人

舒平女士扎根荒山植树造林的感人故事,

九年坚守,

只为女儿的心愿《此生要完成》!

2011年秋天,于娟妈妈舒平带着卖房为女儿治病剩下的钱,和女婿东拼西凑的一部分资金,共计40万元,来到九仙山脚下的龙尾村,租住在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开始了艰辛的种树生涯。那一年,于妈妈舒平已经56岁。

一位母亲,忍着失去女儿的巨大悲痛,要在这荒山上建设一片森林,实现对女儿的承诺。知女莫如母,于娟想种树的愿望之所以如此强烈,源于她小时候的一次经历。有一次,妈妈带于娟坐三轮车外出,小于娟却非要拉着妈妈从车子上下来,跟着三轮车师傅步行。小小年纪的于娟,回到家后,向外公请教,怎么才能帮农民致富,有没有很好的办法?长大后,读大学、读硕士、读博士,于娟选择的专业也都跟她童年的那个梦想有关。2007年,于娟在挪威留学时,邀请妈妈去看望她,母女俩在奥斯陆湖边散步时,为湖边幽静的森林而感到心醉不已。也是在这里,母亲和女儿有了一个美丽的约定。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2010年元旦,担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讲师的于娟,被确诊为晚期乳腺癌。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人,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

在与病魔作斗争的日子里,于娟在网上发表数十篇日记,分享自己对人生的感悟。这位被媒体冠以复旦大学“抗癌女博士”的于娟,病中所写的《癌症日记》,以其优美的文字、坚强的信念、和对于生命的思考,感动了无数人。2011年4月,于娟辞世,经历了巨大伤痛的于妈妈舒平,带着全部家当,只身一人来到曲阜九仙山,在这片山野里,栽下了第一株楷树,从此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种树生涯。

然而,种树第一年,舒平就遇到了巨大困难。由于缺乏经验,从陕西宝鸡运来的40万株楷树苗,辛辛苦苦种下,一个月后却只存活了三成。看到一棵又一棵树苗陆续死去,伤心、难过、自责的舒平,几度为之痛哭。

以前从来没有种过树的舒平很快意识到,种树绝非易事。为了提高种树的成活率,第二年,舒平把树苗分到周边7个村,让村民一起种,谁种活算谁的。遗憾的是,成活率依然不高。经过请教村子里的老人和林业专家,后来,舒平琢磨出一个新办法。

秋末冬初时,把楷树种子和土撒在石缝间,来年春风一吹,这些种子就破土发芽,在山石上坚韧生长。通过这种方式,苗木的成活率达到了70%到80%。造林的进度,加快了。就这样,春天、秋天种树育苗,夏天和冬天维护巡山,体态瘦弱的舒平,退休前是一所中专学校的教师。山野里几年的磨砺下来,她已然从一名门外汉,成了种树的行家里手。

山路长长,山路弯弯。今年65岁的舒平,每天巡山,仍然要走十几里山路。巡山时,每天的午餐,只能在山上吃。所谓的午餐,就是一个馒头,加一个西红柿,或者苹果、梨。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昔日光秃秃的荒山,日渐变得郁郁葱葱起来。在大山里,每天能看着这些亲手种下的树,每天与树为伍,是舒平最放松、最开心的时候。天地万物,皆有灵性。这一棵棵树,是大自然的恩赐,更是人类忠实的朋友。

眼前所见,是山是树;心中所思所想,也是树。每日劳作,种树、护树,每天的牵挂和寄托,也是这些树。也正是因为太爱这些树了,有一次,舒平耽搁了下山的时间,赶上下雨,天很快就黑了。陡峭湿滑的山路,走夜路更是危险。下山途中,舒平的脚,受伤了。

2016年 ,舒平在龙尾村的山上植树,绿化了一万亩荒山。也就是在那一年,她才逐渐从失去女儿的巨大悲痛里走出来,一点点打开封闭许久的内心。龙尾村的荒山,旧貌换新颜,成了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能源林。舒平又在寻找新的战场。2017年,她来到石门山镇的丁庄村,想在这里,继续能源林的建设。

今年,是舒平植树的第九个年头了,每天在山上山下奔波,有人给她算了一笔账,这些年走过的山路,早已超过了两万五千里长征了。

九年植树,舒平行程4万余里,和她的团队,带动影响了数十万公益爱心人士,参与到公益林的建设中。仅在曲阜九仙山周边,绿化荒山两万多亩,种树超过一千万棵。女儿于娟心中,那片心心念念的挪威森林,已经在家乡蔚然成林。于娟走了,于娟还在。舒平相信,“咱于娟”,能看得到这些山,这些树,这片森林,以及这森林里无限的生机,和蓬勃的希望。

我妈不知道算不算最辛苦,

但是却是最最心苦,

她不能守着我,

哪怕再担心再揪心再痛心,

依然要在山东,

做她那摊事和我在山东未竟的能源林公益,

她是我亲妈,

所以她知道我那一刻最需要的

是家庭“生活在继续”的有条不紊

以及社会心愿的未竟之事有人承。

妈妈说“我明天回山东”,

我说“好,你走吧”。

我知道她在为我作什么,

犹如她知道我懂她为我做的一切。

——于娟日记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