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寻旧时痕迹 追忆当年繁华盛景——济宁古八景之获麟晚渡

2019年07月02日10:59  来源:大众网·海报新闻  作者:宋子群 田鲁皖

位于济宁市城北四十华里的长沟镇被誉为“二济宁”,据村里老人讲,春秋时期便有长沟这个地方,随着京杭大运河的繁荣长沟这座小镇的名气也被打响。

古运河的河道从长沟镇中心穿过,也就是现在的济梁公路旁。京杭大运河作为当时的交通要道非常繁忙,渡口则是最热闹的地方。“获麟晚渡”作为济宁古八景之一,形容的就是当时京杭大运河渡口的情景。

历史悠久,传承着千年文化

长沟镇回林村桥头街与济梁公路交叉路口处就是获麟渡口的原址。回林村村民李先生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回林村原名“毁麟”“获麟”“毁龙”,是因为孔子在汶上县做官的时候,在长沟附近狩猎,捕获麒麟一对,结果没过几天麒麟就死了,所以就把这个地方叫做“毁麟”,后来改名为“获麟”。相传《春秋》最后一篇留下了"西狩获麟"这句话后,就停笔了,也就有了"绝笔于获麟"的故事。后来当地人取获麟谐音回林二字作为地名沿用至今。

明朝永乐年间,为了方便粮食的运输,白英"南旺分水"借水济运,使汶水"三分下江南,七分朝天子",又在南旺南北建节水制闸,十里一闸,共38道。长沟获麟村亦建了节制水闸,名为"获麟闸",也称"获麟古渡",这里一闸担京杭万里水运,内引外联,地位突显。"获麟古渡"是调节蜀山湖滚水大坝水运的枢纽,是护卫济宁州数万生灵的生命闸。

昔日美景如画

“枫叶芦花秋色里,舟人指点获麟川”获麟古渡在元明清时,成为古运河重要渡口,获麟水旱两路有着繁华的商埠码头,每天都吸引着大量的百姓在此经过。河内百舸争流,樯桅如林,浆声纷纷,有商人携货物北上,顺便游览北方风景,有携妻眷南下看烟花三月,南言北语之声不绝。吴歌楚舞,燕笛赵笙,歌姬舞姬的船只沿岸停靠,歌声婉转悦耳,乐器伴奏此起彼伏,东歌西舞之音不断。岸上车水马龙,商贾云集,市喧人嚣,茶坊酒肆,灯光流转,即便夜半更深,行人不断。

尤其是夕阳西下,过尽千帆的场景,驻足在古运河两岸,看着夕阳的阳光撒在河面上,波光粼粼,闪耀的光点反映到行人的眼中,河中的船只有大有小,有的造型保守古典,有的造型新颖奇特,来来往往,形形色色,大运河的繁忙尽收眼底。

两山夹一庙 掉龙碑 黑风口

“获麟晚渡”不仅景色优美,后来还因"两山夹一庙"、"黑风口"、"掉龙碑"等说法名噪一时。

“两山夹一庙”中的“两山”指的是获麟村内两个古老破屋的残垣断壁的山墙,中间野草丛生,槐柳争荫,狐兔争穴,鸟雀穿梭。“一庙”是指在两堵山墙间的“获麟观音庙”,明代兴建,清代重修,正殿三楹,硬山式建筑,殿内壁画辉煌,彩绘斑斓,外墙有明清石刻四块。“获麟观音庙”一直香火炽盛,四方商贾叩神焚香以求发财,善男信女云集拜佛以求平安,达官贵人捐资香火以求富贵。据传,明清皇帝路过这里时,也都来参拜观音娘娘。

庙前有明代获麟修河碑和掉龙碑斜矗,刘先生告诉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传说掉龙碑是西海的一条龙,长沟旱灾的时候这条龙带着获麟的村民去南旺龙王庙求雨,返程途中,低头看到获麟的美好景色,被吸引了,便化身掉龙碑,斜矗在运河岸,村里有一个传下来的规矩,说掉龙碑直立则铁不能入运河,所以多年来掉龙碑都是斜矗的。”

“黑风口”正对观音庙,原是一条狭长的喇叭状南北向胡同,在获麟古渡东侧,北望水波荡漾的蜀山湖。现在是村子里唯一一个正南正北向胡同。村里流传说胡同里狂风阵阵,风速极大,胡同北头,蜀湖岸边,不敢站人。对着胡同的蜀湖水面,更是菱荷不生,芦蒲不存,自成风道,昼夜水惊浪慌,飞鸟不渡。

今朝不复存在

1955年修补长沟获麟闸,闸坝残存。1959年挖梁济运河,古运河废,获麟古渡弃;1973年挖小新河,引蜀湖水入梁济运河,蜀湖退水还耕。后万年桩扒卖,石坝石潖,不知所踪。

古渡口被废后建起了桥,后运河改道,桥梁被弃,桥面仍然残留,桥面两边的花纹现在仍然清晰可见,在古桥两侧建起房屋,原古运河河道已变成一条浅沟,河道内也建起了楼房。古运河河堤仍在,河堤上布满了青苔。“两山夹一庙”的“两山”早已坍塌没有痕迹,“一庙”如今也只剩一块大概长宽十厘米的台子裸露在地面,即便是残垣断壁也不复存在了。至于“掉龙碑”数年前便被盗走,那块刻有“获麟考”的石碑也一同消失不见了。而正对“获麟观音庙”的黑风口胡同,如今白墙灰瓦,一片宁静,仿佛与传说中阴风怒号,樯倾楫摧的黑风口不是一个地方。黑风口北的蜀山湖早已退水还耕,滚水大坝也已经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一桥横跨东西

随着城市发展,公路交通越来越完善,逐步替代了水路交通,京杭大运河也没有原来繁忙了。桥梁的修建方便了车辆通行,渡口的功能慢慢被替代。在现在的京杭大运河上,每隔几千米便是一座桥梁,车辆行人来来往往,和当年的水路一样繁忙。

回林村村民76岁刘景立年轻时候是一名教师,很喜欢抄录一些关于济宁文化的文字和民谣。据他回忆,长沟这个地方在原来是非常繁华的,北有长沟,南有扬州,可见原来的长沟是可以和扬州媲美的。刘景立说,运河岸边全是酒馆客栈,很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在这里停留。但是随着船走的少了,运河改道,没有了来往的人,长沟这个地方也就没落了。村子里原来有很多庙,香火十分旺盛,但是年久失修,慢慢就坍塌了,当时的人们没有文物遗产保护意识,很多东西在当时都损毁了。2014年大运河申遗成功后,在长沟设立了很多中国大运河保护区的石碑,村里面从村委会到村民都自觉地把运河周围的古老的东西保护起来,这是历史留下的财富。

时光荏苒,虽然这处著名的古景"获麟晚渡"已不复存在,但其当年的盛景和美丽的传说故事,仍一代代流传至今。相信在老济宁的记忆里,这段代代相传的记忆篇章依然会让人回味无穷。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