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宁人的双城记:谁不是奔波在奋斗的路上

2019年05月31日09:12  来源:大众网  作者:孔德云

从县区,到济宁,每天花费两个小时的时间在来回路程上,他们是新济宁人,也是济宁“双城候鸟”。以前,在一个城市工作,在另一个城市居住的场景,是不敢想象的。如今因为济宁同城的节奏越来越快,经济的融合,资源的共享,济宁和各个县区紧紧相依,“双城记”每天都在济宁与县区之间上演。

日复一日,我们穿梭在城市之中。年复一年,我们为了家庭和梦想在奋斗。

都是为了爱和梦想嘛,还在路上,就好了

曲阜—济宁 双城生活一年

我是你们的小编,毕业一年,我选择了双城生活。

选择这样的生活,没有特别多的想法,一切都是机遇使然,因为当时济宁有工作机会,就顺理成章地开始了双城生活。

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工作性质使我常常与早上刚出摊的夹饼阿姨和晚上末班车的公交师傅打交道。冬天的时候,我基本没见过小区的白天。

时针指向六点,手机闹钟如期响起,翻个身,按停闹钟,从床上爬起来,抓紧时间刷牙洗漱,晨雾还未散尽,开始了一天的奔波。

早上第一班和晚上最后一班C605的师傅每次都会笑笑说:“今天精神不错哦!”这是我最熟悉的班次,车厢里坐下的时候我会前后左右环顾一圈,看到熟悉的脸庞,大家都会微笑地点个头。

每天下班,过了凯赛大桥,整个人放松下来,哪怕工作上有再多的不开心,也被放在了桥的对岸。

有时候累了也在想:每天这样奔波,到底为了什么呢?后来,我慢慢懂得了,都是为了爱和梦想嘛,还在路上,就好了。有家人在,不管怎样都要回去。

从一个人到两个人 过去是工作 过来是生活

崇文大道的四季韵味

新婚小夫妻 

曲阜—济宁—嘉祥 双城生活三年

27岁的张女士,2015年毕业,在外企工作。最初两年一直往返于济宁-济南-广州。

2017年夏天,爸爸因为劳累得了重症脑炎,还好,在重症监护室里8天之后,爸爸从死神那里回来。

那一刻张女士突然感到,广州是离梦想很近,却离生活很远。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才知道,生活里最重要的人和事情是什么。他选择回到家,开始双城生活,陪伴父母。

“我父亲也是经历过双城生活的,他上班的时候每天往返于曲阜和兖州之间,因为我的妈妈在曲阜。”看!大家都是因为爱啊!

在双城生活中,张女士很幸运,遇到了与她一样奔波的先生,从一个孤独的候鸟变成了一对幸福的鸳鸯。

上个月,他们结婚了,在济宁安了家,却还是时不时的回爸妈家,于他们而言,双城生活更像是一场浪漫的短途。

张女士说,有时自己下班晚了,常常对先生说“:今天别来接我了,我坐公交回家就行!

先生总是笑着答“没事,我是你的专车啊!”

说着说着,他们一起笑了起来。其实生活和工作再苦再累,和相爱的人,就算一起坐公交也会很幸福吧。

我们大家的目的都一样:能回家陪伴孩子。

老李 

济宁—汶上 双城生活十年

联通公司的老李,开始双城生活已经十余年了。

老李大概是最早一批这样奔波的“候鸟族”了,因为妻子和父母都在汶上,他们把家安在了汶上。儿子出生之后,他便开始过上双城生活,每天驾车往返两地。老李说,为了事业,他甚至错过了儿子的第一声“爸爸”和第一次的蹒跚学步。

“我觉得这没什么啊。”每当别人对老李这样的双城生活表示惊讶时,一向乐观的老李都笑呵呵作答。“就是上班时间比别人早一个小时,晚上比别人晚一个小时回到家,是会有一点点累,但每天回家看到老婆孩子,一切不好都会瞬间治愈。”

离开家,是为了更好地爱家,给家人更多的安全感和经济支持,这成为了老李坚持下来的动力。

在这十年间,老李见证了工作单位的周围从只有两家饭店和零零散散的几栋楼变成高楼林立的富庶之地,见证了济宁楼价的不断攀升,见证济宁人对生活品质的不断追求。也见证了整个济宁地区是如何通过吃喝玩乐建立最接地气的紧密联系。

从县区到济宁,又或者从济宁到县区,每天像潮水一样的中年,青年,中青年,来来回回,我们不是孤单的。潮涌人流中多的是飞翔的候鸟。

据公交公司统计,济宁地区每天运行城际公交484辆,每天大约有5-6万的人群,往返济宁和县区之间……

除此之外,还有候鸟建立起自己的群体,滴滴群、拼车群。

狄更斯在《双城记》里写道:“虽路途遥远,但已经在路上,绝不后退,也绝不会停下。”

在公交车上,或是在马路上,济宁双城候鸟的身影渺小又不起眼,却是忙碌生活的缩影。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