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2019年04月25日08:37  来源:济宁新闻客户端  作者:饶美琴

乌云吐墨晕染低垂的蓝天,如瀑的急雨捶打冷似玄铁的心弦。他双眉紧蹙,心绪怨乱。

“弟,咱娘病危,呼吸困难。”大哥的电话扯疼了他心中那块痛点。

如梦似幻,娘的声音恍若耳前:“快打钱来,我明天又要去医院。”娘的催逼好似无底的深渊,总也填不满。为赚钱,他身兼数职如陀螺忙转。

寒来暑往,星移斗转,对娘的怨恨堆积成山挡住他还乡的期盼。汇款成为他和家唯一的情感连线。

他来到灵堂前,娘不安的眼神凝结着深深的眷恋。

大哥递上存单,转告娘的遗言:咱家贫寒必须勤奋节俭。怕你年少轻狂模糊了岁月的艰难,咱娘装病让你月月往家寄钱。

惊雷粉碎梦魇,悔恨痛断肠肝。

我来说两句 0人参与,0条评论
发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版权及免责声明:本网所转载稿件、图片、视频等内容仅出于向公众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公司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jnxww@163.com),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