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头条|要闻|民生|县区|齐鲁|社会|国内国际|明星娱乐|评论|专题|看济宁|图库|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济宁要闻 > 正文

六一儿童节专题:我是警娃娃我们的爸爸是警察

来源:济宁新闻网 作者:谷雨 时间:2015-06-01 10:43 手机看新闻

孩子们都这样说“我的爸爸是警察,我是一个警娃娃,虽然他满身臭汗、虽然他胡子拉碴、虽然他整天加班、虽然他还有点傻,但我是他的宝贝疙瘩。”

 济宁新闻网6月1日讯(记者 谷雨)公安基层派出所是维护社会治安稳定、服务广大群众的第一线,是公安机关的最基层单位。人员少、节奏快、工作时间长、整天连轴转、生活作息没有规律是派出所民警的最大特点。正因如此,平时他们回家少,陪老人孩子的时间更少,特别是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他们更需要爸爸的呵护和关怀。但这些都因为派出所民警各种繁杂的警务活动占用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以致很多民警深感愧对家庭和孩子,但在孩子的眼中,当警察的爸爸永远是可爱的、自豪的、勇敢的。孩子们都这样说“我的爸爸是警察,我是一个警娃娃,虽然他满身臭汗、虽然他胡子拉碴、虽然他整天加班、虽然他还有点傻,但我是他的宝贝疙瘩。”

翟斌锋

民警翟斌锋的儿子翟鸣宇:我的爸爸是警营里的劳模

“爸爸,今天你能送我上学吗?”、“爸爸,明天你能早点儿回来吗?我想让我陪我去游乐场……”看着儿子那渴望的眼神,听着儿子那种带有近乎祈求的声音,翟斌锋却很犹豫。这个在同事眼里办事雷厉风行、嫌疑人听到他的名字就闻风丧胆的铮铮铁骨的汉子,在自己儿子面前没有一点儿底气。因为翟斌锋知道,作为一名基层派出所民警,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儿。平时在派出所值班时,就是整天整夜的不回家。到了该休息的时候,如果遇到紧急任务还必须马上赶到所里加班干活。所以翟斌锋不能保证明天有没有时间,在他的心里,感觉愧疚儿子太多太多。

就在去年冬天的一天下午,翟斌锋忙完一天的活早早下班回到了家,在济宁教育学院做教师的妻子因下午带最后一节课,就让翟斌锋帮忙接儿子放学。翟斌锋答应了。但当他正准备接儿子放学时,所里又来了电话说是抓了一名盗窃电动车犯罪嫌疑人,需要翟斌锋过去审讯。翟斌锋听说后马上去了派出所。就这样,儿子放学后在冷风中等了足足四十多分钟,直到老师给妻子打通电话,妻子放学后才把儿子接回了家。到家后儿子就感冒发烧了好几天。从那以后,妻子再也不指望他接送儿子了。

自2004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翟斌锋同志十年如一日,把根深深扎在基层,把情源源融入村镇社区,孜孜以求,无怨无悔。凭着执着的敬业精神和强烈的责任心,在平凡的岗位上,忠实履行人民警察的神圣职责,展示了一名党员民警的崭新形象,用实际行动赢得了人民群众的真心信赖和支持。他先后被评为“济宁市打霸除恶先进个人”、“破案攻坚会战先进个人”、被县委县政府多次评为“执法标兵”、“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被市公安局荣记个人三等功一次。2015年4月28日,翟斌峰同志被金乡县总工会授予“五一劳动模范”荣誉称号。当翟斌锋带着荣誉奖章出现在电视镜头里面时,儿子翟鸣宇惊喜地向妈妈喊到:“妈妈,妈妈,快看!是爸爸!”那一刻,在这个七岁男孩心中升腾起无限的骄傲:“爸爸真棒,我要向爸爸学习,爸爸就是我的好榜样!!!”

周士军

民警周士军女儿的日记:我的爸爸是个好警察

我的爸爸叫周士军,是金乡县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副所长,但我认为爸爸算不上是一个“合格”的爸爸!我多次想让爸爸带我到北京旅游,因为那是爸爸许给我的愿望,但每当我提起这件事,爸爸总说他没空,等有空一定陪我去,而此事一推再推,让我等了已经一年多啦。您说这样的爸爸合格吗?

爸爸是个工作狂,在开发区派出所工作10年来,几乎每天回家都很晚,我的学习和功课都是妈妈帮我检查和复习。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是每天早晨吃饭的那一小会。但就是这样,他每个星期还有两天在派出所里值班度过。每次周某休息,很多同学的爸爸都会带着孩子逛公园、看电影,可爸爸从来没有一次完整的陪过我。我不满地问爸爸:“你每天都在单位忙什么?”爸爸回答说:“抓坏人哪,帮助需要帮助的人等等好多事情,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有一次,爸爸三天三夜没有回家,我见到他后很生气,着急的问他到哪里去了,爸爸说他抓到一个偷电动车的团伙,正连续几天加班追回被盗的电车呢。而这些都没有改变我对爸爸只顾工作,而不照顾妈妈和我的看法。而这一切后来却发生了改变。

去年高考期间,我和妈妈牵好从金乡二中大门口前经过,竟然看到了爸爸,他穿着一身新警服,头戴大檐帽,还佩戴了单警装备,十分精神,正带着其他民警共同维护高考考区的治安秩序。我对妈妈说爸爸平时其貌不扬,今天看起来怎么这么精神了。当时我多想喊爸爸一声呀,可又怕打扰学生们考试,就看着爸爸的背影默默的离开了。

从那以后,我对爸爸的看法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爸爸那神采飞扬的一面给我印象深刻,我小小年纪似乎和爸爸更亲了。原来只知道爸爸的工作是做警察,而现在我为爸爸是个神气的警察感到自豪!我爱我的爸爸!我也爱人民警察! 

张建国

 民警张建国的儿子:补过儿童节,这回说准了

金乡县局化雨派出所副所长张建国自部队专业参加公安工作以来,长期工作在派出所一线,十几年如一日,默默无闻,任劳任怨。但他的儿子张思远却对自己的老爸有不一样的看法。

张思远说,我的爸爸是一名人民警察,我一直感到很骄傲。可是我也盼着能和爸爸多交流、多拉呱,让他陪我逛逛公园、看看电影。但这是多么的不容易,一天到晚,只有在晚上才能见到爸爸,总是感觉爸爸始终有干不完的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去理我,见到我也只是草草地问一句:“最近听老师话了吗”,“最近考试了吗,成绩怎么样”。每年“六一”儿童节,老师都安排我们和爸爸妈妈一起过节的活动,可是爸爸从来没有参加过,更没有单独组织过,而我今年都14岁了,已经长成青少年了。

我常常渴望他能天天笑口常开,但这又是多么难得,爸爸整天穿着警服很威严,板着脸,非常严肃,平时很少有笑容,感到他压力很大。尽管是父子,可我都不敢长时间站在他跟前,心里有点怕的感觉,应该是因为平时交流的真是太少。

我一直希望他能带我们去旅游,看起来并不难的事,但这都因为爸爸没有时间而难以实现。我今年14岁了,但从来爸爸从没有带着我和妈妈去出门旅游过,总是给我们讲派出所的故事,实在是感觉真的拗不过我们,也只是带到派出所感受一下警营氛围,就算是一次旅游了。

一年到头忙到尾,细想起来陪伴孩子的时间竟是如此的少。对于儿子的心思和忧虑,张建国感到十分的歉意和内疚。对即将到来的儿童节,张建国对儿子说了,爸爸也没有真正的陪你过一次儿童节,现在你都这么大了,今年我们一家四口人就共同过一个儿童节吧。这回说可准了!

仝艳锋

民警仝艳锋的儿子然然:要用钱买爸爸的时间

本来是周末时间,原本答应儿子然然在家吃饭的仝艳锋因为金贵酒厂拖欠农民工工资调解事宜仍要继续留在所里加班。为了尽快协调好这件事,他已经在派出所加班两天了。上周他还是没能正常的上下班回一次家,星期一值班,星期二蹲点守候,星期三出差追逃,星期四刚回到小区门口,又被急召回派出所里和同事共同处置一起打架案件。而这就是金乡县公安局开发区派出所副所长仝艳峰日常工作的真实写照。

 这些辛苦对仝艳锋来说都习惯了,无所谓,但对10岁的儿子然然来说却难以接受,多少次多少回了,怎么会这样忙呢!

今年4月27日,在金马河西外环段发现一具死尸,为了能弄清死者死因,并给死者家人一个满意和公正的答案,仝艳峰带领派出所民警配合刑警大队连续加班一个星期。此时,想念他的儿子给他打来电话,硬要给他立个规矩:“爸爸,我们要给你规定好,每个星期你至少得在家中吃三次晚饭,不行,还是两次吧,不能再少了。”陪孩子吃饭本是一个父亲习以为常的事情,更是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的最起码形式,但仝艳锋却不敢保证能做到。

由于在家陪伴儿子的时间太少,只要有机会,仝艳锋就格外珍惜和儿子在一起的分分秒秒。今年“五一”假期,他爱人所在的学校争创市级示范单位,要在学校加班,妻子打来电话嘱咐他照料好儿子,他满口应承着。可到了晚上九点多钟,他接到所里电话,寻衅滋事犯罪嫌疑人李某在辖区一饭店吃饭,李某系一寻衅滋事案件的主犯,在逃一年多了,经过多方努力一直抓捕未果。机不可失,仝艳锋匆匆安排儿子然然几句后准备往外走。这时,然然瞪着一双失望的眼睛问他:“爸爸,你们的加班费是多少?”他当时不知道儿子想说什么,就告诉他,民警加班都是义务的,没有什么加班费。儿子又说:“那么用我的压岁钱买你一个小时加班的时间来陪我,行不行啊?你怎么老是加班。”听着儿子稚嫩可笑确有无可奈何的话语,仝艳锋心里一阵酸痛,作为一名派出所的基层民警,在工作和家庭这个天秤上,永远不可能有平衡的时侯,每当工作和家庭面临取舍时,他每次选择的都是舍家取业。

自2001年参加公安工作以来,仝艳锋同志一门心思全部扑在了工作上,忠于职守、爱岗敬业,勤勤恳恳、无怨无悔,用忠诚和勇毅谱写了一曲人民警察为人民的奉献之歌。

智慧济宁,约吗?
资讯、视频、政务、旅游、观影、违章、吐槽、天气、美图……
扫描二维码下载智慧济宁客户端

24小时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