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廉政济宁 > 曝光台  > 正文

女厕所、煤气罐、粪坑…贪官藏钱“创意”哪家强

来源:上观新闻   作者:   时间:2018.01.16

近日网传一条“现金墙”视频,“哈尔滨小区一个大姐买的二手房装修在墙里抠出来1.4亿现金!”有网友传这是有贪官落马,但经核实,这其实是一起重大诈骗案的赃款,与贪官无关。

为何巨款会让人想起贪官?有人认为,由于这条网传视频与此前的热播反腐剧《人民的名义》中的震惊侯亮平的现金墙有些相似,难免有网友产生联想,自行“脑补”了贪官情节。

《人民的名义》中的巨贪赵德汉,原型是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他平时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但家藏赃款2亿元人民币,成为建国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执法人员从北京一家银行的分行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

虽然这次“砸墙砸出贪官”的传闻是假的,但现实中贪官们的确常常为将不义之财藏在哪儿而煞费苦心,有的堪称“脑洞大开”。接下来,就来看看他们有什么“创意”。

藏钱地点:家中或租房“创意指数: ★ 

有人专门租房或买房用于藏钱,往往是因为赃款数量巨大。这些“巨贪”往往官职不高,却敢于狮子大开口,堪称“虎蝇”。

内蒙古呼和浩特铁路局原副局长马俊飞,在呼和浩特、北京购房又租房,两处住宅中共藏匿8800万元人民币、419万美元、30万欧元、27万港元、43.3公斤黄金。

河北秦皇岛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在家中藏匿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现金被装在40多个水果箱中,有的已发霉。由于钱太多,他还租了房子专门放钱,屋内铁皮箱里装满钱。

广东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罗耀星,因收受的赃款太多,另外租了一套豪宅来给钱“住”。为了防止钞票受潮发霉,他不仅用塑料袋将钱扎成一捆一捆的,还未雨绸缪,在地板上铺上了防潮纸、干燥剂之类的东西,最终1200万元仍然发霉。

藏钱地点:埋进土里、花池、树洞、屋顶等“创意指数: ★ ★

《巡视利剑》中曾曝光,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建一收受他人财物1200余万元。他把所有的手表、金条放到几个茶叶罐里,再埋到院里大树下。

山东省蒙阴县副县长袁锋剑将558万多元公款分100多次存入37家银行,将存折账本等放入茶叶罐埋在花池里,被判死缓。

秦皇岛市煤炭检验中心原主任李小林将1500多万元公款埋于卢龙县老家其父母曾经住过的一处废弃平房院子的地下,被判无期。

内蒙古乌拉特前旗科技局原局长院保卫将47万元的存折藏于房子顶棚上,被民工拆房发现,贪腐400余万元,被判刑20年。

藏钱地点:墙壁夹层、烟道眼、女厕所等“创意指数: ★ ★ ★ 

河北省交通厅原副厅长张全腐败案发生后,检察人员在搜查他家时,搬开墙角的暖气片,竟惊奇地发现了一条暗道。此暗道周围的墙壁都是空的,用工具敲开墙壁坚固的水泥,则掏出了一个用透明胶裹得严严实实的牛皮纸包,里面装有各种各样的黄金、白金首饰,还有六张用不同姓名开具的银行存单……

天津市塘沽区原副区长姚建华贪污公款案被举报以后,检察机关对姚家进行了两次搜查,检察人员从鱼肚子里、纱门和废旧纸盒的夹层以及用水泥封闭的烟道眼里,查获了大量的金饰品、人民币、美元和存单,总价值达30余万元。

淮海工学院后勤服务总公司原总经理张晋陆受贿39万元,把存折放在自己办公室对面女厕所的排气扇中。

藏钱地点:特制煤气罐、粪坑等“创意指数: ★ ★ ★ ★

江西省赣州市公路局原局长李国蔚因受贿197万元、367万多元财产来源不明而被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在侦办此案过程中,办案人员获得了一条重要信息:李国蔚家里有一个煤气罐,是李国蔚请人精心制作,专门用来窝藏赃款的。

在这个煤气罐底下的夹层里,办案人员起获了大量赃款。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个用于藏钱的煤气罐竟然还能正常使用!

江苏省建设厅原厅长徐其耀,受贿近400万元。为不让办案人员找到罪证,他将家中的钱财一部分转移到他在北京的妻妹处,一部分现金和存折转移到妻子在徐州的老家,这些钱有的经层层塑料纸包装后藏在树洞内、灰堆内、稻田里、屋顶的瓦下,有的甚至藏在粪坑里。

藏钱地点:楼顶蓄水池“创意指数: ★ ★ ★ ★ ★

网传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曾将近两千万元的现金用油纸层层包好,藏入一处鱼池淤泥里。但经查证,此消息不准确。

检察机关在文强案庭审举证时称,办案人员在文强妻子一个远房亲戚的楼顶蓄水池中,起获人民币110余万、港币113万余元、美元57万元以及少量欧元和澳元,数额折合人民币近600万元。

贪官为什么要藏钱?因为这是不义之财。各色贪官充分展示自己的聪明才智,想尽一切办法藏匿赃款,可以说什么奇思妙想都有,“各有各的高招”,真不亚于一场藏钱智力竞赛。尽管他们绞尽脑汁发明的藏钱术很“高明”,也很“怪异”,但最终还是难逃被绳之以法的命运。这也正应了那句老话: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虽然有制度,但还是有人钻空子。一名贪官在落马后承认,“财产申报等重大事项报告制度,我从来没有执行过。纪委每年春节后登记收受红包礼金情况,我只是象征性地登记一点。”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指出,“要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随着中央禁令的密集出台、各项制度的不断完善,惩治腐败的深入推进,不仅贪官藏钱也就越来越难,更要让手握权力者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没有贪腐的机会和土壤。

【责任编辑:侯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