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廉政济宁 > 警示教育  > 正文

落马厅官流泪忏悔:在战场上没有当俘虏 却成为金钱的俘虏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时间:2015.06.24

“27岁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场上踩过地雷,潜入敌军阵地抓过俘虏,亲眼看见战友一条腿被炮弹炸飞……”眼前这位花甲老人,目光略显呆滞,双眼噙满泪花,哽咽讲述着当年惨烈悲壮的战争场景。

  沉默好一会儿,他的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哭泣忏悔:“我真的不应该啊!当年在枪林弹雨中没有倒下去,如今却倒在糖衣炮弹下;在战场上没有当俘虏,却成为金钱的俘虏。我实在愧对党,愧对组织,对不起我的家人!”

  这位声泪俱下忏悔的老人是广东省广晟资产经营有限公司(简称广晟公司)原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正厅级)钟金松。如果不是被省纪委调查,钟金松此刻正享受悠闲惬意的生活,身边或许还有一群老板鞍前马后;如果不是失去自由,即将面临法律的制裁,钟金松不会对自己的违纪违法行为有如此深刻的忏悔。

  2011年8月,根据中央纪委转来的线索,广东省纪委对钟金松立案调查。经查,钟金松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利益,先后多次收受巨额贿赂;违反廉洁自律规定,多次收受他人红包礼金。2015年1月,经省纪委常委会议审议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钟金松开除党籍处分,由省监察厅报省政府批准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心理失衡贪欲生

  翻开钟金松的履历,仕途顺利,多年来政商两界名利双沾。1952年钟金松出生于广东普宁,20多年的军旅生涯,让钟金松养成了执行能力强,办事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熟悉他的人称他思路开阔,颇具经济头脑。

  1999年广晟公司成立,组织上任命钟金松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那些年钟金松干劲十足,在矿业、电子信息、酒店旅游、工程地产等领域开疆拓土,为公司的发展和盈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04年钟金松升任广晟公司董事、总经理、党委副书记。有了更高平台的钟金松在产业经营上更是得心应手,接手时企业每年只有几千万盈利,到2008年短短四年,提升到每年盈利数亿元。2008年钟金松被评为广东省十大经济风云人物,组委会给其的推荐理由中写道:“重视管理创新与科技创新,狠抓生产经营管理和技术创新,广晟公司连续多年在广东省属企业中利润增长排名第一。”

  然而,随着手中权力和公司经营业绩的日渐提升,以及纷至沓来的各种光环、头衔和荣誉,钟金松自我意识急剧膨胀。特别是看到一些平日里有求于他的私营企业主腰缠万贯,挥金如土,钟金松心理开始不平衡。

  “我自认为给国家和企业做了很大贡献,赚了很多钱,但待遇和民营企业家比差远了,于是逐渐有了为个人捞好处,为退休留后路的想法。”钟金松这种失衡心理,让他一步步走向腐败深渊。

  屹立在广州市天河区珠江西路17号的广州第三高楼——广晟国际大厦,金碧辉煌,360米的高度直入云霄,钟金松的腐败防线就是在这里“溃坝”。

  2008年初,广晟公司总投资25亿元的广晟国际大厦动工建设。期间,在钟金松的帮助协调下,该工程标的为2亿元的玻璃幕墙工程由广东某建设有限公司承接。为感谢钟金松的帮助,该公司董事长吴某在2010年至2011年间分多次给钟金松送去巨额现金欧元。钟金松第一次收受吴某贿赂是在2010年春节前的一天晚上,吴某约其到南国花园怡轩酒家喝茶,送给他一个礼品袋,里面有一盒茶叶和一个信封,信封里装了巨额欧元。

  “出国旅游时使用过欧元,但没见过那么大面额,吴某每次送的都是面额500元一张的欧元,且数额都很大。”钟金松对这次收受巨额贿赂印象深刻,当天晚上很晚还没有睡着。后来钟金松托人将吴某所送的欧元兑换成人民币购置房产。

  如果说钟金松在初期收受巨额贿赂时,还略显恐惧和不安,那么到后来玩起各种贪腐手段则“驾轻就熟、得心应手”。

  ■自作聪明狂敛财

  钟金松作为广晟公司原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对内是组织任命的正厅级干部,对外是资产总额为800多亿元的国企老总,这种亦官亦商的身份让其广结政商两界人脉,身边围绕众多资源,各种利益都沾。

  2011年上半年,在广州某酒店一次饭局上,经人介绍,钟金松与一房地产老板黄某相识。当时双方交换了名片。事后,钟金松了解到黄某经营着一家涉及地产、酒店服务、物业管理等多个领域的综合性企业集团,实力雄厚。2011年7月,钟金松亲自到黄某公司“考察”,看见其办公室摆放、悬挂多张与上级领导的合影,钟金松更是相信其拥有“强大背景”。

  2011年下半年,广晟公司下属的某数码城项目建设启动,钟金松将该项目介绍给黄某,在尚未招标的情况下,就与黄某的公司签订了意向合同。黄某心领神会,在一次喝茶时主动提出,“今后逢年过节,不想送什么礼金、礼品,这样太啰唆、麻烦,干脆一次性给你500万,要怎么用,你自己安排。”

  钟金松并未拒绝,当场约定在老家普宁交易。2011年10月,黄某在普宁某饭店送给钟金松500万元现金。钟金松将其中400万暂存普宁亲戚家中,另外100万带回广州。事后,钟金松将黄某的贿赂款一部分在老家购买宅基地,一部分投资自己私下运作的某农改项目。

  钟金松交代,之所以将数码城项目介绍给黄某,一方面是因为项目投资巨大,利润丰厚,利益输送空间大;一方面是项目所在地广州,黄某拥有“强大背景”,办理各种报批手续方便快捷。钟金松事后自认此事运作高明,既捞了好处,又送了顺水人情,还利用黄某的关系推进了项目进度,“一箭三雕”。

  2013年7月,黄某因牵涉其他案件被广东省检察院立案并办理刑事强制措施,得知消息的钟金松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寝食难安。一段时间后,见自己没事,钟金松以为黄某够仗义,没有“出卖”他。此时的钟金松仍然存在侥幸心理,行贿人“出事”也没能给他震慑和触动,他并没有主动向组织交代自己违纪违法事实。

  与钟金松利用职权大肆收受贿赂并行的是,他带头违反廉洁自律规定,收受红包礼金,严重带坏了公司风气,破坏了干事创业的环境。钟金松利用自己和家属生日,主动邀请下属企业负责人吃饭,直接收受红包礼金。经查,2002年至2013年,钟金松多次收受广晟公司下属等20余人所送礼金。上梁不正下梁歪,在钟金松的影响下,广晟公司送礼风气盛行,下属企业多以“年节关系户过节礼金”名义,利用公款给广晟公司领导班子成员送红包,包括钟金松在内的多名广晟公司原领导班子成员都曾有收受红包礼金的违纪事实。(欧阳浩亚)


【责任编辑:侯雪】

分享到: